3月28日,俄羅斯控制中心提供的畫面顯示,3名宇航員乘坐俄羅斯“聯盟號”飛船登上國際空間站。在太空探索方面,美國俄羅斯誰也離不開誰。4月18日,美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向國際空間站發射“龍”貨運飛船。美國希望以此擺脫對俄羅斯飛船的依賴。
  4月初,一份泄露到網上的備忘錄顯示,由於俄美在克裡米亞問題上的交鋒,美國宇航局(NASA)決定中止一些和俄羅斯的太空合作,這一信息之後被NASA核實,不過,美俄之間最大的太空合作——國際空間站似乎並未受到影響。實際上,冷戰之後發展起來的美俄太空合作,因政治因素而受干擾並非第一次。然而,摩擦歸摩擦,競爭歸競爭,至少在今天的太空合作上,美俄之間誰也離不開誰。
  【太空糾紛】 NASA與俄羅斯“斷交”
  “因為俄羅斯近期在烏克蘭問題上的舉動,NASA決定中止與俄羅斯聯邦共和國的大部分合作。”4月2日,NASA的一份官方聲明寫道。
  發出這份聲明或許是無奈之舉。當天,一份NASA內部備忘錄被泄露到網上。根據這份備忘錄,NASA決定中止所有來自俄羅斯官方代表的聯繫,包括互訪、雙邊會議、電子郵件和聲頻和視頻會議。
  由於不滿俄羅斯在克裡米亞問題上的表現,美國總統奧巴馬上月簽署了總統令,對俄羅斯金融服務、能源和國防等領域的交易進行製裁,美國還在考慮繼續擴大製裁範圍。華盛頓太空政策研究所所長司各特·佩斯表示,有一系列美俄之間的小規模合作可能會受到影響,比如NASA在位於俄羅斯的風洞中所進行的航空試驗,或者NASA的好奇號火星車上的一個俄羅斯組件。
  唯一不受干擾的,就是為保證國際空間站繼續順利運行的“必要聯繫”。NASA的官方聲明補充稱,為保證國際空間站(ISS)的安全和繼續運行,美國宇航局和俄羅斯聯邦宇航局還將繼續合作。對於美國宇航局來說,美俄之間最大的合作在國際空間站上,其核心,便是俄羅斯提供的太空“的士”業務。自從美國取消航天飛機之後,唯一能將美國宇航員送上國際空間站的,只有來自俄羅斯的“聯合號”運載火箭。
  4月18日,NASA重新向俄羅斯宇航局續訂了一份合約,允許俄羅斯繼續運輸美國宇航員到國際空間站上。這是一份花費高達4.6億美元的“打車費”:來往於地球和國際空間站之間的“聯合號”運載火箭上的六個席位、訓練和發射準備、登陸與援救,以及有限的物質運輸。
  弗吉尼亞州的政策顧問公司太空技術政策集團總裁瑪西亞·史密斯認為,美國和俄羅斯都深深依賴對方以讓空間站繼續運行。“如果美俄停止合作,我想空間站就只能被封存起來了。”史密斯說。
  【太空合作】 美俄曾有“蜜月期”
  冷戰期間,美國和蘇聯曾展開“星球大戰”。冷戰末期,美俄在太空上的關係從競爭轉為合作。
  1992年,美國時任總統布什和俄羅斯時任總統葉利欽決定,美俄全面開展合作。俄羅斯發射的“和平號”空間站併入美國,成為此後國際空間站的前身。不過,《新科學家》刊文稱,美國政府之所以合併俄羅斯的空間站,是因為蘇聯解體後,大量蘇聯科學家和工程師失業,美國此舉是為了避免這些人才流入其他國家。
  上世紀90年代,美國與俄羅斯的太空合作進入“新婚”狀態:俄羅斯宇航員可以搭乘美國航天飛機,美國宇航員也可以生活在俄羅斯空間站中。美國宇航局官網將美國與俄羅斯共同開展的空間站合作列為NASA的歷史性時刻,並強調上世紀90年代是兩個太空大國聯手合作登上太空探索高峰的時代。自那以後,美國的“阿特拉斯”運載火箭的引擎始終購自於俄羅斯。
  如今,在太空合作方面,美國已經離不開俄羅斯。以國際空間站為例,這個巨大的軌道實驗室來自全球15個國家、5個太空機構的合作,其中包括美國宇航局和俄羅斯聯邦宇航局。今天,國際空間站上住著6個人,3個俄羅斯人,2個美國人和1個日本人。國際空間站項目要至少運行到2024年。
  2011年,美國取消了NASA的航天飛機項目,其載人飛行器業務進入空白期,目前,唯一能讓美國人進入太空的方式,只有向俄羅斯“買票”。斯蒂芬·斯沃森是目前身在國際空間站上的美國人之一,上個月,他從哈薩克斯坦的發射基地升空,來到距離地球近400公里之外的國際空間站,“聯合號”上的一個座位就花費了美國7100萬美元。他最終還是需要搭乘俄羅斯飛行器回到地球。
  【太空競爭】 美忙補“太空短板”
  美俄之間的太空婚姻曾度過一段蜜月期,但如今就這一領域而言,美國卻有求於俄羅斯。
  由於俄羅斯擁有載人火箭壟斷地位,一旦其決定在太空方面製裁美國,停止運輸美國宇航員,美國航天業將會面臨巨大風險。在接受俄羅斯國有媒體“今日俄羅斯”採訪時,美國約翰遜太空中心原主席喬治·亞貝說,很多科學家對太空合作被政治化感到非常失望。亞貝說,俄羅斯在國際空間站上的工作是關鍵且可靠的,除了火箭運輸之外,美國宇航員也在俄羅斯受訓,俄羅斯不僅要發射火箭,還負責空間站救援,以及令宇航員安全返回。一旦這項合作受阻,宇航員的人身安全和科研都會面臨風險。
  目前,美國正在積極鼓勵私營公司進軍太空領域,以擺脫對俄羅斯載人火箭的依賴。在硅谷,航天公司正如當年的IT業一樣蓬勃發展,NASA也將開發美國本土載人運載火箭的任務承包給SpaceX或“軌道科學”等公司。但是,因為預算不足,到2017年美國人才能從本土升空進入太空。
  雖然奧巴馬政府願意給予美國航天業更多的支持,但在國會內部,卻有著激烈的預算鬥爭。3月,美國宇航局局長查爾斯·博爾頓在一次發佈會上直接了當地說:“現在我們有兩種選擇,或者給予私營公司全面資助,令太空發射回到美國來,或者繼續把幾百萬美元補貼給俄羅斯。”
  博爾頓同時認為,國際空間站合作不會受到烏克蘭危機的影響。“我想人們忘了,國際空間站已經不受干擾地運行了13年,這中間發生了很多國際危機。儘管人類有著不同文化和信念,但它(空間站)依然持續存在並運轉著。”(金煜)  (原標題:美俄太空“鬧彆扭”)
創作者介紹

1705

yw98ywisb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